http://jimmyblanca.blogspot.com/2010/05/ex.html

時間:2010.5.8 2:30PM
地點:竹圍工作室 十二柱空間
名稱:EX-亞洲劇團 假戲真作

竹圍工作室在捷運車道旁,由數個舊矮房組成,有鐵皮屋頂的、也有竹子圍成的,牆上還有斑駁的塗鴉。來到這裡,感覺像踏入另一個城市,有著腐銹與潮濕的味道,還有點特殊的陰森詭譎感。演出服務處播放著我聽不懂的音樂,空氣中還混著防蚊液的草本香。原來接下來要看戲的地方,沒有冷氣與專業的舞台,只有簡單的水泥地板,屋頂還有不停旋轉且透著光的通風扇,可能蚊子會來跟你一起湊合著看戲。

這是一個戲子說戲子 (演員說演員) 的故事,來自口傳的印度民間傳說,Jayanta與魏雋展兩人,同時扮演說書人與故事中的角色。可以發現,演員的裝扮是誇張的,臉上畫著細長的眼線、身上穿著顏色鮮豔的服飾,有種奇特的「人偶娃娃」的感覺 。好似舞台上的,不是兩個人在演出,而是兩具靈活的偶在動作。

故事都是這麼開始的,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很厲害的戲子,認為這世界就是一個龐大的舞台,每個人都是形貌各異的角色。所以,這個戲子在真實生活中演戲。戲演完了,開心的領取微薄的賞金,心滿意足的回家,等待下一個角色的機會來臨。

有次,戲子扮成得道的僧人,成功地讓商人信以為真,認清自己的貪婪,願意改頭換面,付出全部財產來供養僧人。結果,戲落幕了,僧人還原成戲子,商人的信仰破滅,貪婪再次附身。

騙倒商人的戲碼聲名遠播,消息傳到國王耳裡,將戲子邀請入宮,要戲子扮個從沒看過的魔鬼來娛樂賓客。不料,假戲成真、入戲太深,這魔鬼真是地獄來的使者,撕裂了國王弟弟的胸膛,血腥的紅色濺滿宮廷。國王嚥不下這口氣,既然不能直接處死戲子,只得借刀殺人,用戲子最熟悉的表演方式,達到致其於死地的目的。最後,戲子扮成了陪葬的女人,走入火紅燃燒的火葬場。宮裡,宴會繼續大作,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雖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但當戲在人生上演,成為人生的一部份,我們該如何看待?該誠實的面對真實,亦或是選擇已經習慣了的虛假 (至少它比較不傷人)?故事的前半提到,戲子所扮演的僧人,成了商人人生的神聖依據。當這個重要的唯一被戳破,商人慌了,以致於希望自己永遠活在戲子的戲裡,不要醒來。自願待在謊言中,為的就是求那其實從來都不存在的心安理得。可笑、可悲、可憐啊......

一個好的戲子需將自己變成所屬的角色,從裡到外、完完全全、不留一私餘地。這個戲子做到了,他把恐怖的魔鬼喚醒,放逐到世間,在宮廷留下曾經到過的血腥痕跡。這是一場成功的演出,還是現場直播的真人實境秀,每個細節都是真的,就連死人都是!這衝擊性的成功,證明戲子的功力深厚,無奈也為他招來殺身之禍。只見戲子著上女裝,穿上他這一生最後一套戲服,直直的朝火葬場走去。為藝術犧牲奉獻,莫過於此。

《假戲真作》裡,Jayanta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操著我聽不懂的語言(印度話?)。因此,Jayanta改用肢體說話,加上魏雋展的接話中會推著故事前進,因此,演出並不受影響。Jayanta的肢體很好看,飽滿有肉,沉穩有力,卻又不失柔軟流暢。此外,其中有2首由魏雋展所唱的曲調奇異的歌曲,旋律不走流行路線,唱法也沒有個一定,在我看來是戲子說戲子故事時,想要強調情緒的呈現方式:像是富商恍然大悟後的喜悅,殉身女人的被迫與哀怨,沒有加以修飾的吟唱,隨性而至,交雜重疊,

由於故事背景發生在印度,《假戲真作》的音樂有大量的民俗風味,小鑼小鼓像是引子般,襯著這個悲傷奇幻的故事。故事裡的戲子厲害歸厲害,在權威之下,仍舊無人重視,讓人不禁為他掬把同情淚。但這戲對我來說,整體氣氛營造的很成功,引領我參加了一場藉由戲劇而完成的文化融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X-亞洲劇團 的頭像
EX-亞洲劇團

EX-亞洲劇團 EX-Theatre Asia

EX-亞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