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苗栗的日子  生活往往變的簡單  
這次jayan希望我參與編導  
當然 我質疑自己是否有能力用傳統的身體語彙來進行思考
初期是疑惑與恐懼多於興奮
但慢慢的 幾天下來  戲的輪廓成行了  也開始相信自己可能辦的到  

一天  jayan帶了簡單的暖身  然後  我們閱讀了今天要發展的段落的故事原文
接著  他說要進行形式與角色發想的冥想  我坐在那  一開始還有點拘束
平常是有一些發想的經驗跟過程  但用了冥想這個詞  似乎就正經些
jayan叫我不需要太端正  接著他自己躺了下來  閉上眼睛  開始冥想
我找了牆壁靠著坐  閉上眼  慢慢的  這個片段的意像跟畫面開始流動
跟著劇中角色的狀態跟情緒走下去  冥想的流動變的順暢
正當我感到非常順利時  被打斷了  

我聽到jayan的呼聲........... 

我想著是否該叫他    算了  回到自己的冥想
一會兒  他自己醒來  問我是否想好了
接著我們交換各自看見的想像
然後十幾分鐘就將這個段落的結構拉了出來  

跟jayan工作最有趣的就是  他是個嚴守戲劇核心根源的守護者
每次見到他  就會有個最基本的東西被提醒了
你會重新回到戲劇最簡單的定義中  去感受到樂趣  
這次是一起工作的第三齣戲   我仍然感覺到有充電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X-亞洲劇團 的頭像
EX-亞洲劇團

EX-亞洲劇團 EX-Theatre Asia

EX-亞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